发新话题
打印

我是女明星的主人

我是女明星的主人

?????? 今年得到最佳演唱人奖的是……蓓儿!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恭喜她,并请蓓儿上台来,接受我们颁奖人颁给的奖盃……」舞台上司仪卖力的主持着晚会,得到今晚压轴奖项的蓓儿,正与坐在她附近的亲朋好友开心的拥抱,并慢慢向舞台的阶梯方向前进。6 g0 g5 ^& V6 K. i' ?" H# f

/ H& ~) ?3 Y0 q0 A' @  我坐在遥远的观众席上,看着舞台上正在发表感想的蓓儿;她穿着一件纯白色女用衬衫,外搭一件黑色女用西装外套,下半身则是一件短到无法再短的黑色短裙,呈现出一种企业女强人却又不失性感气息的感觉。% ~' ?  C" t6 ]! _
7 s! n5 D- N% Q% Q& z' Z
  如果打扮仅仅是如此,想必明天的报刊新闻一定会对这位新出炉的最佳演唱人大肆批评,所以蓓儿在双耳耳垂和脖子上,戴上了总值超过五千万元的珠宝首饰,大大增加了她个人的富贵华丽。
, I" N- ^7 N7 `
2 _( Z) X* d- \2 w2 j  「我要感谢我的父母,如果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我;我要感谢我的经纪人,她帮我筛选了适合我与不适合我的工作通告;我要感谢所有付出心力帮忙我完成这张专辑的人们,哪怕只是为专辑包装上塑胶模;我还要感谢……」蓓儿一如不知从何时传下来的惯例,从上到下从老到幼,将所有她念得出来的人物名字全部感谢了一遍,只差没感谢总统将国家治理得这么好,让她不是生活在兵荒马乱的战争国家而已。9 H3 h) ?" O$ X# c3 Y3 L8 N
" }& b7 ~7 f4 o
  「最后,我还要感谢一个人……又新哥……谢谢大家!」就在蓓儿发表感想快要结束的时候,突然冒出了这一句话,又新这个名字对观众和其它的艺人来说,完全没有意义;只见座位上的人们,不分歌迷或艺人,个个交头接耳,想要从对方的嘴里知道又新这个名字的意义。4 x+ s) F3 K% N8 g+ g1 q
! ?* ~- F7 P: W
  只有我,因为听到蓓儿说出了这个名字,感觉到不悦,而皱起了眉头。" m! W9 u$ b; [
1 Q- C1 w! ~. ]) v0 h) \3 w( O
  离开典礼会场,我来到停车场;虽然压轴大奖已经颁出,但是现在会场还有最后几个表演,等到这几个表演结束,这场一年一度的颁奖典礼才算正式完成。也因此停车场这里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的人。
) Z* k' _1 x7 H' T; ]+ P' h  w7 C; i- G1 z
  我走道一盏昏白的路灯下,靠着电线杆,随意的看着停车场里停放的车子;为了显示出自己的人气与排场,来参加的明星艺人们都乘坐的都是上百万的名贵轿车。
+ Y. x% Q: Q  U. l) s- `) m: {/ @1 v. E! {
  平常在路上看到一台,会觉得很羡慕,可是现在在停车场一下看到几十台停在一起……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滑稽感……1 M- f1 E6 g6 d, ^

6 }- V( N8 f, k+ a????(铃铃铃铃铃……)
" |  n' @7 R8 _- T! D
8 v5 N/ A! S" A. H; O2 K1 o6 @+ a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放在眼前一看,来电的果然是那个预料之中的号码。
; Z! R& H0 J3 S! |+ W3 o2 ^
4 Z0 F' B& O, k+ u& X- K4 F9 c6 W  我按下了接通键,话筒的另一头马上传来一个动听悦耳的声音。
0 c- |6 \( v. q3 ^
2 H6 _. X4 E2 [! x- ~/ u4 i3 m  『喂?又新哥吗?我是蓓儿!』# o$ Y) b' N1 h' p) c
6 Z" C6 c, O& @. ]0 T! z" g5 `
  蓓儿的声音娇甜又滑腻,第一次听到的人,可能很容易就被她的嗓音逗的心里麻酥酥的;她不只是嗓音清悦、歌声动听,同时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在最新一期的调查中,男性有百分八十二的人将心头中的梦中情人那一票投给了蓓儿。* A) Q! Y* G/ a& H8 C1 J$ D# C
+ T$ G+ _$ G7 n  @" h7 d9 @
  『喂?又新哥,你有听到吗?怎么不说话……又新哥……?』我故意不说话,让话筒另一端的美人开始着急了起来。
! h# ^/ T8 g! Z7 \2 s3 h9 v% n) D" l: h* k( x
  『喂喂?又新哥……你怎么不说话……?啊,你是不是在生气?气我刚才说出你的名字……对不起啦……又新哥……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蓓儿不停的道歉,声音里净是着急,我在心中冷笑几声之后,才开口说话。) o- |8 m  |2 U" j4 ~. K$ R
5 d* @8 G, _& k. V  b! L
  『今晚十二点半……老地方……』) J# S6 D( O# i
* d# t5 M- U& p  J, y+ P' h- I
  『嗯!嗯!……又新哥,我一定会到的!不要生气了喔……』听到我说的话,蓓儿连忙答应,又对我道歉了几声,要我不要生气之后,才开心的挂断了电话。1 W% F# D: I! Y; ]2 I8 E
8 v% N" t% P8 s2 V
  (轰隆隆隆……)
  a, Y( \& U( c* `1 A7 B
  d$ _* P8 m. m* K  窗外传来汽车的引擎声,虽然我对车子并没有研究,但是从那引擎宏亮毫无杂音又熟悉无比的声音听来,那一定是蓓儿开的进口双门跑车。1 p- W+ i5 c$ ]0 O0 O/ b
7 o1 w! j! M/ ?- F+ g4 ?0 R. r, x
  果然,在引擎声消失几分钟后,房门外传来了高跟鞋踩踏的咚咚声,接着就是钥匙插入钥匙孔、然后门把被扭开的声音;虽然我待在卧房里,但是因为这间公寓已经非常老旧的关系,仍旧听得清清楚楚。
) X! z' o% l1 ]$ ?* l5 {8 ]" U7 h+ s5 X5 r
  「又新哥……主人,人家到了喔!」
& J" k5 ~$ R, p0 {0 c% l1 H. r& Q/ V5 D4 {
  才刚听到有人走进屋里的声音,蓓儿立刻用她娇嫩的声音大喊,彷佛怕没有人知道她来到这里似的。; I$ ]: U4 k: W$ d! z1 V; |

  |6 ]: w/ }! t: N# Q  尽管如此,我仍然没有走出去,我还是待在房间里等着蓓儿的进来。
) F' G$ y  p) G  I0 h6 g% p- F+ s9 r) {* x1 j
  「主人……你怎么在这里……都不出去迎接人家……你都不知道人家来了吗……?」蓓儿走到我的身边,用她娇腻腻的声音对我说着,像是小女生在对自己的男朋友撒娇似的,同时用那纤细洁白的玉手抱着我的手臂,将我的手夹在她那丰满的双乳之间,让我清楚感受到乳房的柔软及坚挺。
2 G" c% t- i8 y4 ~# J( d4 B2 _: y1 B( D* }5 ], _; F. q0 M
  蓓儿双眼无辜的看着我,眼神柔弱的像是个孤苦柔弱的少女,小巧可爱的瓜子脸上完全没有任何一丝的瑕疵,并且从她苗条却不失该有曲线的身上,不时传来阵阵的少女清香。
7 S6 {; g* z/ g8 ?4 N2 q3 _% d8 r( r# T0 i/ C, j4 ~  \
  尽管如此,我仍旧没有出声;我双眼直直的看着脸蛋甜美的蓓儿,已经熟悉彼此相处模式的她,绝对明白我的意思。' g. m% ?/ W8 R- |. R

1 j0 x- C) g. z' k- z* p4 c6 j) }: f  「呀……主人……你好坏喔……」6 x: t6 J& d+ s- `

: W: b; l) i* S2 |8 o  果然,蓓儿娇嗔了一声,随即蹲了下来,双手靠在床沿边,可爱的脸蛋开始微微泛起红晕,两只水水的眼睛不时的在我的脸上和身体来回移动着,一旦与我的眼神接触到,她会立刻将头转开,几秒钟后,又偷偷转回来偷看我的动静。
9 X: J3 y" g" G" K# z( w+ A$ C: m8 g% c0 q: T5 n: T
  我并没有出声,任由蓓儿玩着;这是她的可爱之处,如果她失去了这种令人感到可爱的感觉,我想她对我来说,就不像现在如此重要了吧。
- U& P9 R6 o* c/ G3 ~9 v! K5 K3 j" c, o: s
  在玩了一阵子之后,蓓儿又重新站了起来;这一次,她爬上了床,爬到了躺在床上的我的身上。
/ p7 C7 H- u9 e. T# L4 b/ V' F5 p2 f+ W  }, U
  她低下头,那双柔软丰润的樱唇在我的额头上轻啄了一下,然后封住了我的嘴巴;蓓儿微启小口,让握能够品尝她小嘴里的甜美甘液,同时那条灵活滑溜的小蛇,也撬开了我的牙齿,钻进了我的嘴里与我交缠在一起。
, g. e& g: V2 W- Y) ~; u
4 i+ @$ V4 ~6 ]" x; q0 R5 q0 l  我品尝着蓓儿嘴里的甜津,含着她柔软的巧舌,我们四唇相贴,吸着彼此嘴里的空气;不知何时,蓓儿的双手软倒了下来,她轻盈的娇躯压在我的身上,让我感受到她肌肤的柔软与弹性。
, V5 e; U5 G3 t0 ], W( V) z
% L! z% Y. ]5 M1 K2 g  P  「啊……啊啊……」* A: e4 V( n/ o

- R' Q- \; d& q: q# @# X  蓓儿的嘴里发出了细微的喘息,可爱的脸蛋也布满了红晕;我拍了拍她结实俏挺的屁股,示意她继续;她又深深的吻了我几口,才缓缓抬起头,将娇躯往下移动。
( R# ~4 a: J/ E; @4 G1 w4 y, {* x  B1 C1 q5 `" G1 U5 V
  蓓儿撑起了身子,屁股坐在我的腰上,一双洁白的玉手伸出,用那修长的手指开始缓缓解起我衣服上的扣子,边解还边对我露出娇媚可人的笑容。
% o8 ]7 ~- x/ Y8 J2 h* W0 T! K
' v; e0 g1 L' [% r! h; T1 L# e* }  长相甜美的她,做着性感妩媚的表情,不但没有任何的不搭,反倒同时融合了性感与可爱两种不同的感觉,更加吸引人。
3 d; x( S# r# B: F$ C- [
3 Y: K- V( S1 h0 u  将我的上衣脱掉之后,蓓儿又将身子往下移动,将我下半身的长裤也脱了下来;才一下子的时间,我的身上就只剩下一件黑色的紧身三角内裤了。1 N" j! L$ E  a$ \: |! l* W
! y% W) z2 _- |4 w( |
  「嘻嘻……」
5 ?2 T2 h: X$ I/ p8 l/ A/ g
+ p) p/ r0 I, B4 E  蓓儿对我笑了一下,站起身,将她自己身上穿的牛仔裤也脱了下来,同时还隔着衣服解下了胸罩的束缚;等到蓓儿又重新趴在我身上时,她的身上只穿了件合身的轻薄白色T恤,与一件纯白的蕾丝内裤。6 z' k. ?8 @1 L) `- g

# l5 R4 R; b1 n7 f' x( K; }& h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喜好啊……」9 s+ M# u) t+ n8 F4 ~0 |
- l* Y  S/ ^8 V/ v
  我说,对蓓儿没有忘记我的喜好这件事赞赏她。
1 N+ X, ]* q/ Q6 s- i  q8 d( _! L+ X# [% W/ l3 E
  蓓儿没有回话,只是娇羞的甜笑了一下,并将身子趴得更低,让我能够从她的领子看到,在衣服里面那对没有任何阻碍的丰满双乳。3 d" h1 b# ?, K

9 o1 r/ r7 i* g) l- |! u% o  「喔喔……」2 b. j" B1 ]1 ~) W
# }" `6 T; X5 G6 g$ x
  蓓儿伸出她那滑溜的小舌,在我右边的乳头上舔了几下,接着又用那丰润的樱唇含住,并轻轻拉起吮吸着。
# G" Y6 Q6 m& V2 r& u# ~' r; M0 f7 I% b. \
  「主人……人家怎么会忘记你说的话呢……」2 M7 [$ C6 r0 d# }8 t9 C. k+ m# T# V
& d& o% s# M$ m) n+ L: O
  蓓儿抬起头,娇媚的轻轻说了句话之后,又低下头,开始卖力挑逗起我来。
6 X1 S# A, B! l* \; {  G2 T" R, J6 P( V
  她熟练的在我的乳头上含弄、吸吮着,当那灵活的巧舌在舔舐这边时,她那修长的玉指就会安抚另外一边,并给予另一边不同的揉压享受。
6 }1 @) S( b3 Q. D5 }- r/ j9 u- L6 M: B4 n
  当那柔软的唇瓣在那一边啄弄吸含时,她就会用修过的指甲轻戳刺着这边,给予更不一样的刺激快感。, [: \: y+ d! [; \6 x$ M

1 f! g3 A* n  e  同时,她那几乎没有布料阻隔的娇躯与我的下半身紧贴在一起;尤其是那柔软的乳球,刚好将我的肉棒夹在那深邃的双乳之间,配合蓓儿身躯的轻微扭动,让那丰满的乳球为我的肉棒做出亲密的按摩。6 ^: c7 L+ O" W. W- q6 L0 U2 g  C! k5 d
4 P0 z( o* p. U/ Q* V
  除此之外,芳儿身上传来阵阵清新的女孩体香,那种可以勾获人心的香味,和令人无法拒绝的肌肤接触,让我身上所有的血液,开始快速的往身下流去;才几秒钟的时间,原本软垂的肉棒已是充血勃起,将紧身的三角内裤撑起大大的一包,巴不得立刻破布而出。5 Z$ [; K, a! ^  A, E; b9 ~9 J

6 }: P/ |8 F( ?& P  「啊……主人……你好坏喔……」$ a9 H. Y5 v1 S3 p. X, r

9 t9 \: B5 ^) A  感觉到我的变化,蓓儿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又满脸娇羞的看着我,脸上的红晕更是明显,她的双手虽然还在我的胸前摩娑,但是从那期待却又犹豫的眼神来看,她的心中肯定正在天人交战,想要立刻就爬下去握住我的肉棒,却又因为女孩子的矜持而不敢显得过于主动。! W* N4 L; v+ c/ ?
( |. K; l0 ^6 o% c9 s; s$ O* W
  「去吧。」
6 M/ ?0 g- j" y' w2 y7 C1 n8 R6 o  b
; [8 b5 U& ?# Y: m+ k* q8 I0 |  我开口,让她能够名正言顺的行动;把她调教成这种性格的人是我,自然了解她心里的想法,偶尔给她一些甜头,对于控制来说,是有非常大的助益的。2 p  \. ~, R4 ~! n$ B2 ?
) ]  i7 K) o  H; z0 E* z2 r1 Z
  得到我的许可,蓓儿欢呼了一声,很快的将头移到了我的下半身,她的双眼直直盯着被肉棒高高撑起的内裤帐篷,眼里的渴望明显无比。
; v: g4 z% T$ g1 {! T, U( l# i+ n! y: b7 C% H- @; c; i" G) j
  「呀呼……」+ O. }6 O; W: L
) J4 y, ~# m$ y" M; @' i
  蓓儿缓缓的将三角内裤拉开,我那粗长黝黑的硕大肉棒立刻呈现在她眼前;尽管她已经看过了无数次,仍然发出了可爱的娇嗔呻吟。; r/ l1 J8 Y9 W, E: D! u  p

2 K: Y, c) n3 N7 ^) @% Z6 B  她将内裤拉下之后,冰凉的柔软玉手缓缓握住我的肉棒,让我忍不住抖了一下;她将鼻子凑到龟头前端,深深的嗅了一下,确认这根肉棒是自己迷恋无比的那根之后,张开了那张樱桃小嘴,将龟头含了进去。9 p+ D7 O& a) u

) `# v  d3 h) U9 }  「喔喔……」) d6 \9 E4 r& v2 a1 N  O
8 C  H3 K; d$ h! Q+ u. ?. ^& }4 ~
  紧紧是含进了龟头,就已经将蓓儿的小嘴塞得满满,虽然如此,她仍旧努力的将肉棒缓缓塞进自己的嘴里;当暴露在空气已久的肉棒,碰触到在蓓耳嘴里湿润温暖的空气时,不由得颤抖了几下。& p; y+ a' R! @2 O% `
( a) [: D, }) O% |# @- S5 d
  「呜嗯……」
) R2 D- X; @/ ~: |- u, F( f$ w! q' i7 M" ~, z) \) u9 \: C
  蓓儿又含进去了一点,龟头就已经抵住了那软嫩的喉咙,让她发出不适的呻吟了;可是尽管如此,她连肉棒的一半都还没有含入。
. Q6 @& l" d# Z/ E0 |9 G+ Y$ U) X! U
, O, t  I9 B0 J0 @- X4 X  蓓儿双眼抱歉的看着我,小舌又拚命舔舐着双唇润滑,想要再含进去一些;我摸了摸她的头,告诉她不用勉强,握住她的手放到没有含入的棒身上,示意她用套弄就可以了。5 z( h9 \: N: X
: ^- Q4 P$ A1 Z5 G2 E: n
  今天是蓓儿得奖的日子,又是国内最大的一个奖,虽然我和她的关系并不是平等关系,但是偶尔的奖赏,在未来的控制与调教上会有更多的帮助。% n. _) u- e3 d  C; _4 b# h. q

, o; O2 D9 U( ?1 w  l% i5 `  看到蓓儿双眼不解的看着我,我并没有解释;我们彼此都很了解对方,都知道对方的脾气和个性,因此对于我突然的『仁慈』,她会有所疑惑是正常的,只是,我并没有解释的意愿。
9 M$ y/ B, v) a. B3 G0 O% O4 X' g5 H. ^, j
  无法得到我的解惑,蓓儿的双眼里难掩失望,可是她的小嘴和双唇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动作,开始以熟练的技术含弄我的肉棒。* P7 Q. b; M" z8 r: X& v! k' x% f
3 g8 e/ p( Z+ _4 e/ U5 F# Z. N- o# i
  能够含进嘴里的部分,她用丰润的双唇夹着粗壮的棒身,舌头在硕大的龟头上舔拭顶弄,偶尔在前端的裂缝上戳刺,让我同时享受到几种不同的快感。2 d, n4 }. |  B% n. p$ x7 e! I1 Y( j
: L! y1 e$ X  F
  在套弄的时候,蓓儿总是让肉棒插到最深处,顶住喉咙几秒钟,让我感受那柔软的嫩肉,等到自己忍受不了那难受的感觉时,才将肉棒吐出,然后又再重新含入。
. }' o. o2 R# D! \: @' |+ F4 M! Q: z
  同时,她的双手分别在没有含入的部分上套弄,和下面那团圆丸那揉捏,有时更用尖尖的指甲戳刺我的屁眼,又让我享受到更强烈的刺激。' k. v" }' p+ ^. J" M+ R* O

+ g9 F- O* `7 K0 |$ ]  蓓儿的技巧熟练无比,完全没有任何生疏的感觉,她水汪汪的双眼还同时媚眼迷情的看着我,令我又是心脏一阵急速跳动,开始缓缓摇动自己的屁股,像是我在插着蓓儿的嘴巴似的。
" g) x1 |9 X2 R: T/ }' y
, g3 u0 B3 i1 P' s  想必那些歌迷们一定无法想像,他们心目中的偶像蓓儿,在含着男人肉棒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吧?
% ]) @& x: t- {; U+ J8 i) z+ |; Y- ^5 L
  「嗯……要、要射了喔……」5 V3 y& }6 F8 P7 ]

+ D9 t: U+ Y8 P9 s$ w- Y! n  蓓儿含弄了一阵子,肉棒上开始传来阵阵的酸麻感,我立刻压住蓓儿的头,将肉棒插进了最深处;等到这阵酸麻感一过,强烈的喷射感又蜂拥而上,大量大量的液体从我的肉棒中喷射了出去,悉数射进了蓓儿的喉咙深处。
6 Q, |2 y* x$ r* n- f- P  m: V/ H5 i3 p+ q0 B
  「唔唔……唔……」
, {% D. a& e( G
" Z6 ~0 J+ s- l  ]1 n! |  被我的肉棒塞了满嘴,又被我将精液强射进了喉咙,蓓儿发出了难受的呛咳声;虽然如此,我仍然深深的将肉棒插在她的嘴里,一直到喷射结束,肉棒开始缓缓疲软为止,我才将蓓儿推开。
; A6 W+ Z+ J" b4 @2 G5 U0 A
4 G# W$ W- s+ Z- B  `& Y1 J4 n% g  拔出的肉棒虽然开始软垂,但还是有些微的硬度,同时,从前端的裂缝处又流出几许黏稠的白浆;我立刻要蓓儿低下头,像只母狗一样,伸出舌头将那浆液舔拭干净。" Y( [( X! [+ o9 [

5 R. [/ @( t* T; n) y4 a+ b8 Q  「讨厌……都叫人家做这种事……」
! _& o9 I4 J' J$ z$ R; w; U1 b) d0 X' m8 |* ^
  蓓儿嗔怒的瞪了我一眼,乖巧的垂下头,开始舔拭着渐渐缩小的龟头来.............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