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修空调的一对流氓

修空调的一对流氓

 时间已至夏初,渐渐升高的热浪和空气中的湿气混在一块,在若大的城市上空犹如一股闷热的穹顶当空罩下,令灸热四溢倾泻。偶尔的一丝细风挣扎着挤过窗户,从栅格的落地帷帘穿入房内,拂过我躺在床上的身体,却没带来半点凉爽的体感。我抿着朱唇,不由的辗转翻弄一下身体,有些无法入睡。! }! X, K0 h/ R  {' {: s  f+ I
, y) G& {$ s2 a5 v
  前两天,家里的空调坏了,偏巧老公又出差在外,平时这些事都是老公管的……打电话质询空调的检修部,却说我们这边的新建复式楼小区地处偏远,加上夏天维修高峰按排不出人手,要我等两天。这……让我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0 I+ A; \; B7 G! i; i! ]; o
8 N8 t0 b; F2 k) w  高温加上没空调,这两天我整个人都不好,今天请了半天假回来补补美容觉,女人呐,总要善待自己。可是以目前室内的温度,我依旧只能躺在床上娇喘叹惋,辗转反侧。
3 l9 C+ z8 x9 x# k  ?  l) b! Q8 e$ Z& W) n
  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门铃声。+ y6 c; P3 p4 k. @6 n- c8 W  `

* _: g- Z9 x+ Y* C2 h$ t" D# [  我寻思着,难道是老公回来了,说好还有两周公干的呀。
! k4 g% X! x- L. O3 F1 F6 R9 O
/ M* M" B2 ~2 m! ]* m2 R  屋外的门铃声这时直唤的急,摧着我从床上爬起来,昏头昏脑的向客厅走去。" r: m3 Y) a( f$ S. l# H+ ?  N

1 p) m. g6 u% g- G6 N9 v/ k% t2 v* ~) Z  「601嘛,修空调的……」
/ y+ ]; S$ a+ a$ R
* T/ ]; X. b8 I. t* ^! e  一个穿着棕色工作服,挎着工具箱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外。他的半边头发已经花白,脸上有几道深深的褶子,却是风里来雨里去的烙印。这让打开房门一瞬间的我仿佛就像看见了远在异地的父亲。& g" {" d5 F$ i' }/ ?$ h+ E$ ]& V

, L8 i* w' y, g7 O" _7 @- J: ]  父亲……对于这种蓦然而生的亲近感,我不禁心头一热,「您好……」「啊……你好。」面前的男人神情有些愕然,一双焦灼的瞳孔里布满了血丝,转而才露出一副殷勤的笑脸,冲着我笑道:「闺女,是你家报修的空调吗,公司按排让俺过来看看的……」「对啊,这大热天的,我家的空调偏在这时候罢工了,」我注视着眼前的男人,忽然有了种小女儿的心绪。
5 X. h5 Y# V; l! d0 S0 I" b& p/ ]2 q$ n
  「大叔,你怎么才来呀,人家都等你好几天了……」「「抱……抱歉,大闺女,最近应急电话多,公司实在是安排不过来,不好意思啊。」那大叔吱唔着,又向旁边一招手。「明子,你这娃,还不快过来。」「明子?」门右侧这时又挤过来一个皮肤黝黑的半大小子,瘦高的个,同样穿着件棕色的工作服,衣角上还沾了不少的油垢。他低垂着头,一副不敢看人的表情。
& u. [, H5 L8 x! K# ?: W: ^9 u2 p1 P! `
  我心里有点好笑,看长相,这半大小子应该是和这位年长的大叔有点亲缘关系。罢了,不就是两个男人嘛……我跺了下脚。2 n0 t6 d0 Q$ L+ y
8 k3 X5 k# h" b
  「都进来吧,别在门口站着了。」我示意他们进来。' W" B) T8 O0 n7 n- @' `

) t( M* n& \+ O& `, A  一老一少应声进了屋,明子这时抬头见了我,眼里放出神采,还朝我一个劲的点头憨笑。5 U( x: T) j+ o( b, r

; d+ A6 b% H( ^* b, S9 g! e. J! a  我被他的表情逗乐了,心想着这就是个傻小子,不由的叹了口气娇声道:
/ F# l  M7 E" [" A$ ^  S. C$ s) ?6 N. n0 q, _4 [# b
  「哎,要不要喝水啊。」也不管这两个男人应不应,我自顾自的进客厅取水去了。
& f( r; q$ }8 `) V8 J9 s, b+ w, i. u: Z+ @0 }# F
  「哇,真是女神呐。」身后的明子这时显得很兴奋,对着封叔一阵嘀咕,脑袋更是如向日葵一般冲着我的方向直摇晃。
, A% Y( B- r+ {8 n
3 {( p' R& e& B9 v  「哪有对客户这般无礼的。」封叔狠拍了下明子的脑袋,脸上略显温怒,眼神却同样瞟向我这边。他忽然用手指了指挂在墙壁上的我和老公的结婚照,又指了指明子的额头作势又要捶明子,明子机灵,连忙知趣的躲开了。+ M3 x* c$ u' y9 V: q. h

' F; k. g& L  A' Y( Z. |  叔侄的举动被我用眼角余光瞧了大半,心里有些忐忑又不免有些得意。多年的民族舞训练让我有着出众的身体曲线,举手投足间更是若有若无地散发出一个习舞者独有的柔美气质,结婚快一年了,我自持自己的美丽并没有在这一年里因转业有半分的褪色,现在,身旁男人的表现便是自己最好的写照……「大妹子,你家男人咋不在家呐。」「封叔的声音把我的思绪又带回了现实,」噢,我老公上班去了,很快就回来的。「我搪塞着,我可不想让他们知道最近家里就我一人。
9 X# {, x8 [( J; X+ e0 x$ M, P( r) u6 O4 Q0 V
  「喔」封叔应了声,开始低头拿工具,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到是一旁的明子眼睛滴溜溜的一直盯着我看,发现我注意到他,这才别过头去假装将目光收回。
' I2 g) A$ H& W! r! C7 ]" D9 M9 Q3 J) s6 n1 h+ l: k
  「真是个毛小子」我心里尴尬,低头瞧瞧自己,才发现为图凉快,身上只套了件丝质的黑色睡衣裙,大半的白皙肌肤裸露在外面,确实水嫩诱人;充满弹性的丝质面料又勾勒出我前凸后翘的丰满,或许自己不经意的一个侧身动作,都会令男人浮想联翩,甚至蠢蠢欲动。8 t" O: Y# Y. t* O. `/ g

6 Z' }" j7 ]( `8 B  「讨厌,太便宜这俩男人了。」我忿忿地想,可是如果进里屋换衣服,他们在外面乱来怎么办。真是的,一个人在家就这点不方便。我斜了一眼身旁的两个男人,有点负气的将装满水的杯子掷在了案几上,发出「砰」的一声脆响。
5 K( l. P0 Z  {# X" N
" Q  y. u8 H! \! G' m; ?+ s  「呦,大妹子,你别和这贼娃子计较,」封叔似乎闻出了我的怨气,乐呵呵的说道:「明子这小子啥都不懂,要不是他爹托我照看他,我看他准得在城里饿死。」封叔边说边招呼一旁的明子。「龟娃子,还不快把电芯板拿出来给大妹子家的空调换上,咱们修的又快又好,人家满意了,事后才会好好谢你哩。」说着,还意味深长的瞅着我,殷切的又笑道:「大妹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听上去,封叔说的诚恳又好像极有道理,但我总觉得被他盯视的有些不自在,右手下意识的捋了捋刚刚掩到臀部的裙角,勉强「恩……啊」了一声算是同意了……「中,一看大妹子就是个爽快人」听到我答应了,封叔笑的很灿烂,他利索的转过身去并架上简易的梯子,靠在墙边开始麻利的干起来。一旁的明子也很熟练的配合着封叔的动作,修理工作看上去进展的很顺利……瞧着面前挥汗如雨的男人,我的内心似乎被触动了某根心弦,眼眸开始湿润,面前依稀浮现出老公的背影,有点模糊,又仿佛不像,倏地变成了父亲的背影,定定的站在那,虽然略显苍老,但仍然铮铮有力。渐渐地,脑中的背影慢慢和眼前挥汗工作的男人背影重合了,原来他们……是如此的相像。" W) D+ i3 S! u& I! O

2 t/ c/ J2 F0 \0 d" _  「哦呦……俺的腰……」封叔突然用左臂撑着腰,声音吃痛的吆喝起来。
8 }' F6 y7 _, s* c# a. n  o! [8 L3 t# S, Y8 U/ z- T
  「你没事吧。」我见状连忙上前扶住他,站在梯子上的封叔身体绷的僵直,身形摇摇欲坠,半个侧身倒向我怀里,整个腰胯部顺势靠在我胸口上。此刻,封叔身上的厚重体味和热量扑面而来。可现在我管不了这么多,这一刹那我感觉就像扶住了父亲……「大妹子,多亏有你」封叔有些唉声叹气「嗯,人老了不中用了呦。」「瞧您说的。」我不依不挠支撑着封叔的体重,胸前虽然被蹭的火热异样,却不好意思撤身离开。只是半响,再不见封叔有半分动作。
" a4 d7 I' L9 b+ B9 F. S, o" j" I# }% _& L# G6 _
  原来此时的封叔恰似入定了一般,他只觉得一阵倾人的芬芳和醉香贴身直灌进自己的胸腹,腰胯部更是传来一份异常柔软温暖的触感,这触感不凡,端的受用。封叔忍不住低头看去,就瞧见一片触目惊心的白嫩。
6 l8 A  i! G+ R, l6 M$ K& M+ ?) [8 l9 q2 z
  如水似雪,封叔的瞳孔瞬间被填满,他的焦点里只剩下女主人胸前巍峨的雪峰,在他自上而下的视角里,两团丰满的乳肉相互挤压,极傲慢地坦露出一道深邃的香沟,白皙的乳肉圆润晶莹,娇嫩的就像去了壳的荔枝,丰满的又几乎要在黑色吊带睡裙的映衬下随时呼之欲出。封叔顿感一片眩晕,那巍峨雪峰像磁石一般,勾着他就往那边跌倒,同时,他下意识的探手向着那片白嫩抓去……「啊,」我猝然感到左侧乳房传来一阵痛楚,然后整个男人的份量向我身上压来。惊慌中我闭起了眼,随后就觉得被人一同带倒在地上。
- p4 y' }, u  _# V; w  j' A8 u* R
  「通」的一声,我被彻底撞懵了,脑袋一下子晕乎乎的,就感到身上好沉,胸口像被一阵火热紧摁着在那里揉蹭。那像是人的手掌,若有若无的在我胸前摩挲,摩挲。好热,我感到胸前的热量,让我不禁扬起脖子,口中发出轻柔娇媚的呻呤。在这短暂的几秒,我甚至以为是老公在爱抚我的乳房。但是身上传来的体味夹杂着浓郁的汗臭,这绝不是老公会有的……我脑中一激灵,身体挣扎着向一旁侧翻,又踉跄的站稳,就发现封叔错愕的半蹲在那里,一只手高举在半空茫然的不知道往哪里放,两只眼睛倒和明子一样正一眨不眨地只盯住我的胸口。& ^' t" Z  u5 R( A

& k0 Z& V# ]. K2 s. Q7 t  顷刻间,屋子里静的似乎只能听见男人们粗重的喘息声顺着男人们的视线,我不安的惊觉自己睡衣裙的右侧吊带完全被扯坏了,现在,自己左侧的乳房正旁若无人的耸挺在外面,弹力十足的嫩白乳肉在空气中悠悠晃晃,甚至能看到我乳房前缘的殷红乳头都在本能的瑟瑟颤抖。
9 m  a$ C' z) ]. X. ~, G: ?3 |& C8 B% i7 l' b9 q
  「呀,太丢人了,」我连忙用手护住露在外面的乳房,烧红的脸扭到一边,嘴里吱唔着:「我……我进去换件衣裳。」话音未落,我头也不回的转身向里屋跑去,身体跌跌撞撞的,也不去顾忌两个男人盯在我身上的炽热目光。
& s. P( d: Z8 P, z$ y% B8 m
- U8 }% y% S. z3 j* I  「小心地上的电线……」封叔喊了一句,可还是晚了。$ ^( ?2 m) L2 a7 j, V

: D& \8 I' ?# \1 O9 R  我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哎,呦……」人好痛,勉强挣扎着想起身,却一时半会怎么也起不来。$ X4 H. j" U/ `+ R# f" a2 ~

; g. e' l4 S/ |1 d: T  室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只瞧见房内的女主人半露香肩,一手尽力支撑着上身,一手护着胸前春光,只将曼妙的背部身姿留给身后的男人。即便如此,眼前妙人圆润的肩膀,盈盈可握的蛮腰,浑圆丰满犹如蜜桃一般的香艳肉臀,再加上玉凝般紧实的长腿,都尽数笼罩在男人炽热的目光中。最要命的,女主人的呻呤声低宛娇媚,似嗔似怨,那能滴出水的白嫩大腿随着胸膛的起伏无意识的交织又错开,使得浑圆肉臀下那神秘的丘壑在男人眼前忽隐忽现。这,简直是在向男人们发出无言的邀请;.
+ y& r6 l- H/ s3 n8 I7 h: C+ {, g( \) q) z- D# o
  与此同时9 z! C/ Z: {# z1 \6 Z
% m% C* y  ?1 H# s0 v& Z( @7 A/ j
  封叔一个健步的窜到了我的身边,「大妹子,你没事吧。」他的一条臂膀迅速揽住了我的腰,「来,俺扶你起来……」可他扶我的姿势不对,我明显感到他带着茧子的手粗鲁的按在了我乳房上。
! l3 N$ L& d2 j- c- `" r
0 j$ e8 ]' i8 b& f" b& f  「恩,封叔……你」7 L& s5 J2 ~1 t8 p$ |) R  n

9 L' y) i* ^# g2 x  「没事,大妹子,俺给你揉揉,你就不痛了。」封叔嗤笑着露出一口黄牙,另一条臂膀索性架开了我唯一护在胸前的左手,他的双手从背后抄到我的胸前,十指猛地一使劲。「嗯……」我胸前两只形如椰子般的挺硕乳房顿时被揉抓的变了形,那粗糙的大手火钳一般,乳晕周围顿时被抓的开始充血,甚至能瞧见漫布在我白嫩乳肉下略显青色的细小血管。- w2 D, q9 i5 P; U) S
! h* y. z" o1 {( F$ F0 p- ~
  「不要……」8 \5 N* b' J6 `" a; h& u8 A% v6 S+ o) |4 |
9 s) G4 n: J. F, P; N( h" J
  封叔却对我的抗议置若罔闻,他显得很亢奋,嘴里喘着粗气,手掌略颤抖地掐着我的乳根不停的向外碾摸又揉转,而且用的力气很大,大到狠不得把我的乳房捏出奶水来。嘴里还哼着:「大妹子,你的奶子好大,好弹,好嫩滑呀。」原来这老男人是披着慈父形象的狼……回过神来的我开始愤怒的挣扎。' [0 c; k8 c# b/ {# Q
+ R& [" u4 S; Z! K; W) G6 L3 f( e) z
  「混蛋,快放开我,我喊人了啊……」
9 u; n& v6 y9 L# V
0 i3 S6 S; G+ H8 r  「嘿嘿,大妹子你就喊吧,从俺进小区见到你,你只是第三个活人,你觉得会有人来应你吗……」封叔笑得很猥琐,而我的心被置入了冰窖,这是新盘的楼房,小区里根本没几家住户,我怎么忘了这点。) @* l$ X, ^7 X( N1 z, ^' @1 O$ Z
3 F9 E2 u% k. W- F- \
  「我老公就快回来了,等他回来,有你这混蛋好受的。」我开始扯起最后的防线。但是封叔看上去仍然无动于衷,依旧自顾自的玩弄着我的乳房,我的嫩白乳肉被他像捏面团似的揉摸成种种形状。3 ?8 b0 ^4 V- z. @
1 l& p. I. {3 c0 [* l- N
  「你,别弄了……现在放开我,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哀吟着。
7 Q. z/ F( {* g0 Q9 ?; x/ d9 C; g! s" K$ ?) q& Z
  「唬谁呢,大妹子,叔一开始就注意到你家门口堆放的鞋子只有女款,男式的都摆放在鞋柜里,你老公很久没回来过了吧……」混蛋。,我终于明白,这是个老色鬼加老狐狸……别碰我,就在我执意抵抗封叔的侵犯时,臀部上也传来了异样的触感。我回头看去,明子的手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按在了我肥美的臀部上。
& o6 p( r: I) f) H" X" Q* y- b- ]( D0 e# |/ p
  「明子,不可以……」我拼命扭动起腰身来,但是我的扭动反而让自己的臀部曲线彰显的更加突出,半掩半露的白皙臀肉在黑色的裙摆遮掩下画出异常饱满的弧度,在男人看来,这更是种无法抗拒的诱惑。* T# N/ P8 a- B, v3 {& Y0 q3 m

4 j$ k/ {2 N( U1 b' x# i! `: I  此刻明子盯着我的臀部似乎入了迷,他痴傻地将脑袋凑到离我肉臀只有几厘米的位置,贪婪的用鼻子嗅吸着,像是要把我股间散发的女性体味全都吸进他的胸腔里。" k1 O- x1 w) A
6 y' p2 {7 g4 m8 P( o6 @3 I
  他要干嘛?我下意识的想用腿踢开明子,但是乳房上的刺激让我使不出半分力气。封叔的整张老脸都埋在我乳峰里,还用吃面条的方式吮吸我娇嫩的乳头,我的气力像是随着他的吮吸被抽干了,踢出去的腿绵软无力。" x1 C0 }9 S* D) c, d% ?

' }! ~5 F3 \/ t( [* s: s  「嗯」- p# n/ ~, |9 G/ z

. V9 g* I* H0 K9 Z1 @  明子乘势一把熊抱住我踢出的粉腿,脑袋顿时像鼻涕虫一样粘在我腿上,他开始亲吻我的小腿肚,腿窝,又从腿窝亲到大腿;忽而改亲为舔,直接从我的大腿后部舔到腿根,又攀到了臀部。嫌不过瘾,一把将我黑色的睡裙扯坏,露出我圆润肥美的大半个粉臀,现在,唯有一丝半透明底裤勉强遮住我最重要的部分。9 }" u9 g$ `6 j" r4 D4 s9 N
' ~( v5 e- O& y
  我很紧张,而明子的眼睛却对着我的嫩白肉臀大放光彩,看来他很痴迷我的桃型肉腚,慢慢的用手再次按在我的肥腚上,当确实感受到我臀部肌肤的柔嫩和细滑后,他开始急促的用力,我充满弹性的臀肉因揉抓从他指间溢出,明子的厚嘴唇紧跟着再度贴来,对着我圆润的臀部从左至右顺时针一阵舔,然后张开大嘴近乎疯狂的在我白嫩的肥腚上拱咬起来……「唔,明子,你这混球,别咬啊……」我被两男人亲吻的浑身发软,呼吸也愈来愈沉重,身体里好像有股火热在那里不停地撩拨撩拨……如果从封叔的视角里,他现在一定能看到我的脸颊早已攀上了红晕,原本有些凌厉的杏眼也披上了一层水蒙蒙的彩妆,樱桃小口止不住的一张一翕,很自然的散发着等君采摘的光韵。
3 |& C) J, O8 K& y
3 P# j' }8 g9 ~2 B6 O  封叔这时看出我动情了,却依旧不紧不慢地亲吻我的粉颈,脸庞,轻吮我的耳垂,甚至温柔的对着它们吹气。我被他吹的麻麻的,心里痒痒的。就算封叔凑过来想要吻我朱唇的臭嘴,此时似乎也不那么讨厌了。我甚至允许他用舌头轻易的顶开我的贝齿,吮吸我口中的琼酿。. ~; x3 ]) u# a6 _/ i1 S; b  E

* N7 W  _: ]6 \  a9 L# A  呀,不知何时起,身下的明子已经退掉了我最后的防线,我最鲜嫩丰美的阴户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的面前……我可以清晰的听到明子咕噜咕噜吞咽口水的声音。" a! q5 Z8 @# O' i8 t9 c) x: H4 h
" O+ G6 v% B1 i9 N$ I0 X
  呼,羞涩的阴户能感受到男人嘴里喷出的炙热。它开始瑟瑟的发抖,同时小幅的收缩又绽放,像是在静静的等待。' J* P# [3 O; ?/ e, L" N7 f: e

2 f, S; G7 i" S% O  「啊……」当明子的大嘴开始直接啃食我的美鲍时,我本能的弓起了香背并大叫了起来。
8 H7 c7 Q/ }" i6 Q7 o" N: Y
9 Z9 T7 Q) }7 d6 v+ a  m* A( A  「明子,姐姐要死了……」我感觉身体的所有敏感部位都像被细针扎过了一样,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因为老公从来都不亲我那里。而此时的明子倒像是感应到了我身体的需求,越发疯狂的舔食吸吮,使得澎湃的酥麻感源源不断地从我的四肢百骸滚涌而出,它们化做无数的淫花,又汇聚到我平滑的小腹里,终于,它们要喷发,喷发。) C0 N1 q' o- M( J! s
9 D) y* I+ s' ^
  在明子的眼里,我的小腹一阵激烈的抽搐,然后一股阴精汹涌而出,全都挥溅在他惊愕的脸上。明子有点懵,好一会儿才嘀咕道:「姐……你好淫荡。」明子用舌头舔了舔嘴唇周围的淫水,又哼道:「不过你的味道很好。」恩,其实我并没听清楚明子说了什么,只是沉醉在自已小高潮的余韵里。被不同于老公的其它男人玩弄,虽然有违伦理,但是感觉很刺激。啊,瞧我怎么会有这种念头。「我不是淫荡的女人。」我的内心在呐喊。我摇着头,我肯定不是……就在这时,我红韵未逝的脸颊触动到了一根坚硬的东西,它带着强烈的腥味和酸臭,顶端还红通通的像个鸡蛋。恩,这东西好熟悉,我睁开迷离的眼,就看见封叔淫邪的笑。/ u* e; g+ U, R2 Z. X. |5 `9 d

( D; y4 M0 }4 K( B! s7 \" M; H  「大妹子,给叔吹一个……」封叔戏虐的抚摸着我的脸颊……时间漫步到夏日午后的三点,某个新楼盘的单元楼里如火如荼地上演着一场春宫戏。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将一个赤身裸体前凸后翘的丰满女人牢牢裹挟在他们当中,不停的猥玩着她美艳的身体。被夹在当中的女人,浑身湿漉漉的,胸前更是浓浓的一滩液体,分不清是汗水,口水,还是男人的精液。这些体液都顺着女人白皙挺硕的乳房淌到殷红的乳头,然后滴落,滴落。同时,女人的身体因冲击在不断的起伏。她浑圆丰肥的臀部泛起一阵阵肉浪,仰躺在她臀下的小男人不停地用腰腹发力,狠命的冲击。啪,啪的撞击声盖过了女人的呜咽声。而连接两人身体的是根粗壮通红的肉棍,这和小男人瘦黑的体格完全不相应称。婀娜有致的女人看上去有点承受不住这根肉棍的鞭挞,有些痛苦的眯着眼,却偏又叫不出声。! E+ M5 S9 ~+ E' W. |

+ |9 m: t+ o9 ]- l1 \# H; o* A  因为她的腮帮始终被塞的满满的,细滑的下巴处滴滴答答淌满了从嘴角溢出的白色凝稠。此时的老男人正用一只手紧按着女人墨色的云发,强迫她用娇嫩的口腔不停地吞吐自己已经有些干瘪的淫器。6 N/ f- x  X" a( W( X4 x2 w2 E

0 R! ~2 v8 g0 N# P  「啊,大妹子,俺的亲闺女,你要把叔榨干了。」随着老男人腰身挺动节奏的加快,他按住女人头部的手越来越用力。并且整个上半身逐渐绷紧,仿佛一张满弦的弓,嘴里还不住的喘着粗气。「又要射了,射了,全射给你,射死你,啊,俺的好闺女。」他身下的女人俏脸憋的通红,凄美的脸庞被迫紧贴在老男人腥臭的睾丸处。不久,女人细嫩的粉颈一阵涌动。她无奈的将男人喷射出来的阵阵浓液再度全盘接受。啊,随着男人的肉棒从女人口中抽出,女人立即捂着喉咙干咳起来。
6 {$ x8 l, L, ?0 }0 t+ [2 d( o& G
$ u3 m# j3 ~) W  「嗯咳,嗯咳……这个老狐狸居然把精液三番两次的射在我嘴里,真是恶心死了,简直不可饶恕。」可我想吐却吐不出来,反而是小腹下所承载的快感再度取代了我所有的感观。它,太过强烈了,令我有点歇斯底里。从三刻钟之前,我的小穴里就像被塞进了一条赤红的火龙,它是如此生龙活虎又是如此坚挺粗壮。
/ J  Y0 z0 \! X, b# v. V- o) i& p$ Y, L7 o3 S3 Y) s. \
  我已经为它泄了三次身,但是现在它依旧不知疲倦的在里面撩拨我的G点,我,我快为它发疯了。
2 @8 d& t! _( J! u$ {3 g/ V- ^0 I+ Y! z# W
  「啊,明子,你不要这么激烈……」真没想到明子居然长着这么骇人的巨物,简直比老公的还……不,不能拿老公来比较……啊,可是。
. d: S( d6 G8 L; ]2 ^# a) v& j: q8 ?% Y3 @0 I
  卧躺在女人臀下的明子依旧不知疲倦的埋头苦干。他强有力的顶刺,蛮撞,让女人曲线玲珑的白皙身体在自己胯间不停地迎逢媾和。肥美的蜜桃肉腚受力绽开无数动人的肉韵。啪的一声脆响,明子狠击肉臀,女人一声哀鸣,阴道收缩的更紧,带给明子下身的快感愈发灼热。他一边揉掐扇击女人的肥臀,一边像掘土机一样狠命开垦女人的洼地。而他身上的女人近乎迷乱的抓着自己一只如柚的乳房,伴着浪叫哀嚎,将湿漉漉的长发甩得像一沫沫粘了淫液的黑墨。
2 ?; A- f3 }: u9 }7 F0 U! ]
# p) ~# @# u1 U  此情此景,是任何男人都不想错过的时光。封叔虽然暂时「不举」了,却不失时宜地拿出了一部手机,将这种种炽热的画面全都镌刻了下来。等到女人发现,只剩下封叔得意猥琐的笑。! r: z% ^; ^# D! ~

, p9 L3 e2 g, x9 U, Y% f4 e  「不行,不要,别在拍了。啊,明子,别再弄了。臭老头,你混蛋」女人试图挣扎着起身想抢老男人的手机,但是立刻被明子拽着她硕挺的乳房重新拉回到原有的体位,继续开垦她肥美的肉腚。女人不住的摇头,悲戚的脸庞闪现泪痕。
" ~1 U7 v$ o5 J9 b. X# s' T! T, J1 t
  封叔坏笑着又把手机对准两人身体的结合处,明子则默契地将女人的双腿拉到最开。「不」女人嘶叫着,她的小腹又开始强烈的抽搐,一双粉嫩的秀足绷的笔直,甚至连红唇都因亢奋变成了紫白色。这一瞬间,大股的阴液从女人的阴穴中滚涌飞溅出来,女主人此时居然因身体感观和心理感观的双重强力刺激下,彻底高潮了……嗒嗒,时间很快傍晚夜风起了,空气也不显得那么烦闷。有许多水珠滴落在我身上,让我感觉自己被置身于一个溪谷里。溪谷里很凉快,还有鱼,它们一直在我的身体周围游弋。
# J- D+ x# i1 T/ R/ R' s1 N0 X  u7 b  K0 {- l0 |3 H

) h0 t* F6 [& M" _" P. G
" l+ i9 v- ]/ _7 e! `/ P. \4 c0 Y; x【完】

TOP

发新话题